顺鑫农业:一个“王”带不动两个“三”?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2-08-14 13:02  点击: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向善财经 前不久,牛栏山的母公司顺鑫农业发布了 2022 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告显示,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为 0.32 亿元— 0.48 亿元,预计同比降幅达 89.91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向善财经

前不久,牛栏山的母公司顺鑫农业发布了 2022 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告显示,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为 0.32 亿元— 0.48 亿元,预计同比降幅达 89.91% — 93.27%.

对于净利润的大幅下滑,顺鑫农业解释称,主要受白酒、猪肉和房地产业务的承压或下滑影响。但有意思的是,在解释今年一月份公布的净利润大幅下滑的 2021 年业绩预告时,顺鑫农业只是提到了猪肉和房地产板块的下滑影响,但如今却又加上了营收占比近 70% 的白酒业务,这似乎意味着顺鑫农业的 " 三驾马车 " 出现了集体增长失速的危险情况。

而资本市场对顺鑫农业这一变化反应尤为明显。今年上半年,顺鑫农业股价跌幅超 25%,仅次于 ST 皇台,位居白酒上市公司跌幅榜第二。

那么当前的顺鑫农业究竟面临着哪些问题?而被称为 " 光瓶之王 " 的牛栏山又为何也跟着增长失速?这一切值得我们去探究一二。

白酒带不动两个拖油瓶

事实上,据天眼查 APP 数据显示:从 2021 年年初到现在,顺鑫农业已经连续 5 个报告期出现营收、净利下滑的情况。其中,2021 年,顺鑫农业营收、净利润同比跌幅分别为 4.14%、75.64%。2022 年一季度,顺鑫农业营收同比下滑 28.78% 至 39.07 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 72.06% 至 1.04 亿元。

不过正如前边提到,此前顺鑫农业净利润的下滑,更多原因是在于房地产和猪肉板块,但以 2022 年为分界线,此后白酒业务似乎也被拖下水了。

具体来看,在业务构成方面,2021 年顺鑫农业白酒业务收入占比 68.77%,屠宰业务收入占比 22.28%,其他收入占比 8.95%。而后两者虽然整体占比不大,但在近年来却亏损严重,甚至一度 " 拖垮 " 了顺鑫农业的利润空间。

一是屠宰猪肉业务方面,随着 2019 和 2020 年的 " 猪金贵 " 时代过去,2021 年猪肉价格出现了明显回落,去年 11 月猪价更是进入了 "5 元时代 ",整个养猪屠宰行业进入周期性深度亏损阶段。

顺鑫农业2021 年财报数据显示,其猪肉业务实现营收 33.13 亿元,同比下降 21.29%,毛利率仅为 3.35%,离亏损只差一步之遥。而虽然今年一季度和半年报业绩预告未能披露顺鑫农业的猪肉业务营收情况,但参考被称为 " 猪茅 " 的牧原股份来看,今年一季度牧原股份盈利亏损超 50 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 174.4%。从这个角度看,顺鑫农业的猪肉板块业绩恐怕也难言好看。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猪肉市场具有强周期性,尤其是在经过了 2021 年的价格低谷期,猪肉市场的价格回暖或许正在到来。不过即使如此,猪肉板块似乎也很难真正带动顺鑫农业的利润增长。因为在 2019 和 2020 年的市场上行期,顺鑫农业的猪肉屠宰业务毛利率也不过 6.92% 和 2.7%,几乎只是刚刚满足了 " 温饱 "。

二是其他业务方面,以房地产业务为主。关于房地产的现状自不必多说,不过有意思的是,在此前房地产行情火热之时,顺鑫佳宇(顺鑫农业旗下地产公司)也同样流血亏损不止。财报数据显示,2015 年至 2020 年,顺鑫佳宇分别亏损 0.03 亿元、1.92 亿元、2.20 亿元、2.56 亿元、3.39 亿元和 5.34 亿元。而后进入房地产 " 黑铁时代 ",2021 年顺鑫佳宇再度亏损 3.81 亿元,七年累积亏损 19.25 亿元。

可以说,房地产业务成为了当前顺鑫农业最大的利润黑洞。但有意思的是,早在 2014 年顺鑫农业就已经提出了房地产业务将逐步进行收缩性调整,2019 年时又将房地产开发业务作为公司拟退出业务。但直到去年年底,顺鑫农业才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全资子公司北京顺鑫佳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100% 的股权。

但问题是直到今年 7 月,该交易事项推进还尚未落实。而且当前房地产行业整体处于萎靡状态,即便顺鑫农业有心出售,市场恐怕也无力接盘亏损连连的顺鑫佳宇。

在这种情况下,猪肉和房地产业务无疑成了持续影响顺鑫农业业绩表现的两大 " 拖油瓶 "。不过由于此前顺鑫农业的营收支柱白酒业务一直表现平稳,所以尚能撑起顺鑫农业的营收压力,并在一定程度上为猪肉和房地产业务输血保命。如 2021 年顺鑫农业的白酒业务实现营收 102.25 亿元,毛利率高达 37.72%,远超猪肉业务板块。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把时间线拉长来看,顺鑫农业的白酒业务收入实际上正在逐步放缓或原地踏步。数据显示,从 2018 — 2020 年,其白酒业务营收分别为 92.78 亿、102.89 亿和 101.85 亿,几乎自 2019 年突破百亿大关后,便再没有大的突破,甚至 2021 年的白酒业务营收同比增长仅为 0.4%。

而这或许也是 2022 年上半年顺鑫农业白酒业务承压下滑表现的迹象预兆。

牛栏山自身难保?

关于白酒,顺鑫农业在今年半年报业绩预告中提到 " 受全国多地聚集性疫情的反复影响,公司白酒业务消费场景减少,销量下降,叠加原材料供应、物流交通等因素影响,公司白酒业务受到较大影响。"

简单来说,顺鑫农业将白酒业务的下滑归咎于外部疫情等因素。但实际上,从今年一季度开始,大部分白酒公司都恢复了增长。比如在白酒版块中,同为偏低端白酒品牌的金徽酒、迎驾贡酒在一季度的营收增速均超过了 37%,而老白干酒也超过了 20%,只有顺鑫农业一家不增反减,跌幅 29%。

在向善财经看来,顺鑫农业之所以有此表现,或许在于两方面原因:一是白酒新国标的出台实施,削弱了顺鑫农业旗下牛栏山低档酒的品牌和产品优势,以至于其白酒业务丧失了一定程度的增长动能。

去年 5 月 1 日,国家白酒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了 " 白酒新国标 ",白酒行业得到进一步规范。其中关键的一点在于《白酒工业术语》明确规定,酒中添加了非谷物成分,则不能叫 " 白酒 ",只能叫 " 配制酒 "。而虽然这一规定基本不会影响到中高端白酒,因为大多数中高端酒本就是粮食酒,但对于以牛栏山为代表的低档民酒来说,却可能影响严重。

2021 年财报数据显示,顺鑫农业10 元以下的低档白酒营收 78.66 亿元,占白酒业务营收比重超 80%。而其中的核心产品为 42 度 500ml 牛栏山陈酿白酒,也就是俗称的 " 白牛二 ",库存量高达 13601 千升,远超其它牛栏山产品。但按照白酒新国标来看,添加了食用香料的 " 白牛二 " 将在今年 6 月 1 日之后改名为 " 调制酒 " 而不是白酒。

虽然这看似只是名称上的变化,但对牛栏山和顺鑫农业在消费端的品牌打击却可能是致命的。因为中低端白酒主要依赖线下聚饮式消费以及个人情绪类消费,更多具有快消品属性。简单来说就是消费决策更轻,用户的品牌忠诚度相对较低。

而此前消费者们之所以选择牛栏山,一方面是因为其品牌知名度高、价格亲民;另一方面则可能是误以为牛栏山二锅头为 " 粮食酒 ",品质相对健康安全。

但如今一旦白酒新国标落地,大批牛栏山将从白酒改名为 " 调制酒 ",也就是民间常说的 " 勾兑调香酒 "。前后巨大的反差变化可能会使消费者萌生出 " 上当受骗 " 的认知感觉,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牛栏山在消费端的市场动销压力。毕竟饮酒虽然具有一定的上瘾性,但 " 饮酒伤身 " 的道理众所周知,所以现在大部分消费者都普遍存在着 " 喝品质好酒,减少健康伤害 " 的补偿心理,而这也是现在 " 纯粮食酒 " 在低端市场备受推崇的关键所在。

反应到财报数据层面,前边提到 42 度 500m 和 265ml 牛栏山陈酿白酒等低档次调制酒的库存量在 2021 年纷纷出现了大幅的缩减,最高甚至达到了 -97.8%。但如此大体量的清库存却只换来了低档酒 3.07% 的营收增长,远低于 6.84% 的营业成本增长,甚至毛利率还下滑了 2.38%。由此可见白酒新国标对牛栏山在市场消费端的冲击和影响。

二是中高端白酒品牌下沉光瓶酒市场,牛栏山的中高档白酒产品再遭重击。公开数据显示,2018 年 0 元 -150 元 / 瓶价格带的光瓶酒呈现 22.2% 增速状态。6 年来,光瓶酒市场的平均增速为 20%。无论是市场规模扩容,还是百分比增速,低端光瓶酒都要远超行业平均水平。

或许正是看到了这一增长风口,不少中高端白酒品牌也开始下场布局 " 光瓶酒 "。如郎酒先后推出了 " 小郎酒 " 和 " 顺品郎 ",同时还有山西汾酒的玻汾,以及泸州老窖的黑盖等等,瞄准的是 20 — 100 元价格区间,而这也是牛栏山在近年来大力推进产品结构升级后所定位的中高档次产品市场。

而据向善财经观察,郎酒们的下沉布局在当下白酒新国标落地实施的关键节点,对牛栏山的打击可能有两方面 :

一方面倒逼牛栏山向纯粮酒产品升级,成本上涨,价格优势丧失。牛栏山之所以能被称为 " 光瓶酒之王 ",原因或许有两点:产品价格低廉和信息不对称。在价格成本层面,有业内人士表示 " 如果从纯生产成本的角度来看,固态法发酵的粮食酒成本约为液态法成本的 2.2 倍到 2.5 倍之间,因此低端酒市场上,低价纯粮酒产品很难跟调制白酒产品竞争 "。

而虽然此前 " 纯粮酒 " 早已大行其道,但白酒市场却并不透明,牛栏山或许正是靠着信息不对称的玩法,以价格更低廉的 " 调制酒 " 赚得盆满钵满。但如今白酒新国标的落地实施和郎酒们的下沉冲击,几乎彻底打破了牛栏山调制酒的市场增长可能,倒逼着牛栏山进行纯粮酒的产品升级,在价格成本层面拉回到了同一战线。

2020 年年底至今,顺鑫农业已四度发布了白酒产品的提价公告。而据今年 3 月份发布的最新价格调整公告称,清香型白酒上调 3 元至 15 元;浓香型白酒上调 10 元至 15 元,该次价格调整于今年 5 月 1 日起执行。而如果暂且抛开打折促销的情况来看,牛栏山中档产品价格几乎于小郎酒相差无几。

另一方面在产品品质、价格相差无几之时,民酒出身的牛栏山难敌小郎酒等高端白酒品牌背景。一直以来,与精神消费属性明显的高端 " 面子酒 " 相比,低端光瓶酒更多是被用来满足口腹之欲,所以被称为 " 口粮酒 "。

但事实上,口粮酒也并非不存在面子精神属性。比如此前在消费端,牛栏山和老村长同是低端白酒品牌," 比烂 " 并无意义。但如果新加上了外来的高端白酒品牌的低端酒,并且价格和品质还相差无几,那么有着高端品牌背景的小郎酒们,无疑在面子精神消费层面比牛栏山们更具市场优势,毕竟对更美好事物的追求是人性消费的最大特点。

由此观之,市场投资者们一直颇为期待的白酒业务,似乎也并不能撑起顺鑫农业未来的增长空间。那么随着白酒、猪肉和房地产业务的三线失守,顺鑫农业又该拿什么来拯救资本市场的信心?

参考资料:《牛栏山到底怎么了? 行业在复苏 顺鑫农业业绩却加速下滑》 新浪财经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彩宝贝平台,彩宝贝官网,彩宝贝网址,彩宝贝下载,彩宝贝app,彩宝贝开户,彩宝贝投注,彩宝贝购彩,彩宝贝注册,彩宝贝登录,彩宝贝邀请码,彩宝贝技巧,彩宝贝手机版,彩宝贝靠谱吗,彩宝贝走势图,彩宝贝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彩宝贝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